公告与新闻

您当前的位置:官网首页 > 公告与新闻 > 行业资讯 >

开学还说《小欢喜》,剧中“爸妈”的话你应该听听
发布日期:2019-10-08   浏览次数: 次

  开学了,新一批高三考生和父母步入战场。 但经过这个夏天,高考,一个自带压抑和焦虑感的词语,却被赋予了不一样的属性——《小欢喜》。这部讲述不同高三考生家庭故事的电视剧一经播出,引发观剧和热议狂潮,父母和孩子终于找到可以&凯发k8ldquo;一起坐下来追的剧”。

  中国青年报·中国青年网记者对话《小欢喜》中的3位“家长”,陶虹、沙溢和咏梅。戏里戏外,关于家庭、教育和成长,他们遇到怎样真实的“小欢喜”?

  陶虹:“妈妈”并不比孩子大

  在《小欢喜》中,乔英子的南京大学天文梦,让年轻人看到为了理想奋力争取的自己,而她的母亲宋倩控制欲极强,母女之间相互依靠又相互折磨的故事,令万千观众为之揪心。

  饰演宋倩的演员陶虹承认,宋倩这个角色不讨好,但也是非常立体、真实的角色。陶虹看了很多观众对《小欢喜》的反馈,发现当下的观众都有独立思考的能力,能判断宋倩这种母亲除了偏执焦虑的那一面以外还有什么。

  “有人评论说:‘5年前我一定站英子这边,但如今我是妈妈了,会毫不犹豫站宋倩这边。因为成为妈妈后,我开始理解’。这些评论我很有共鸣。”

  《小欢喜》有两集虐心桥段很多,一堆人跑来对陶虹说:“你们这哪是小欢喜啊?这简直是老悲催啊!”陶虹自己所理解的“小欢喜”是:虽然会有很多坎坷,但只要怀着一颗单纯、美好和充满爱的心,事情总有解决的办法,不至于走到不堪的那天。

  “你应该给予孩子怎样的指导或是多大帮助,这是每个妈妈一天都要纠结的事情。”身为一个有女儿的母亲,陶虹感慨,大家都是从生下孩子那一天起开始做母亲的,“做妈妈的年龄和孩子生下来的年龄是一模一样的,从这个角度讲,‘妈妈’并不比孩子大”。

  陶虹笑言,女儿一直记着自己教的话——“世界上唯一不变的事就是一切都在变”。“这个道理妈妈也是学来的,无论是人和人的交往,还是家庭中的分工、事业的变化,都不可能是一开始计划好的,最重要的是清楚你的初心在哪里”。

  通过《小欢喜》,陶虹也思考了许多关于教育技巧的问题。“如果孩子的成长过程中,根本没有遇见艺术,没有遇见真正可以滋养生命的东西,而只有知识,那么这个生命其实是狭窄的。”

  沙溢:做父亲也是一年年摸索着

  沙溢在《小欢喜》中饰演乔英子的父亲乔卫东,出场即展现与宋倩离婚后的生活状态,很多观众认为这个角色本身有点“渣”,但沙溢将其诠释得很可爱。

  沙溢说,他特别能理解乔卫东对孩子的愧疚。“家庭破裂,再加上女儿又那么优秀,他对孩子有愧疚,一直说女儿是爸爸的小棉袄、心头肉,对孩子有特别的疼爱。而且宋倩是比较高压的状态,乔卫东更希望倾其所有地去给予他的全部。”

  网友评论,乔卫东是长在观众笑点上的男人,最经典的魔性台词和画面,是常常在门外喊: “英子,开门,是爹地!”沙溢笑称,这个台词设计是当时现场碰出来的,凸显乔卫东这个人物的趣味性,也体现出对孩子的爱和补偿。

  在生活中,沙溢是两个男孩的父亲。在片场,他和黄磊、海清、陶虹时不时会聊育儿问题,沙溢说自己是最没经验的。“我们家孩子大部分是妈妈一手带大的。黄老师也是经验丰富,特别细致,我没法比。我只能吸取经验,然后学习。”

  《小欢喜》中有一场戏很触动沙溢——乔卫东请女儿吃火锅,离开时英子抱了他,说自己可以回家。“英子往前走,慢慢消失了,我在后边看,那一瞬间特别感动。我在想,孩子大了终究会离开你的羽翼和保护,自己的人生开始了。我儿子以后也有这么一天”。

  沙溢觉得男孩拥有“虎妈猫爸”配置挺好,父亲不宜对儿子太严厉,慈祥一点有利于孩子发展,获得的爱会更多。他坦言自己对教育理念这件事挺矛盾,有时候希望对儿子像哥们儿,有时想做严父,但又担心严厉过头。

  “人生就是这样,你完全经历了,才有发言权。我做父亲也是一年一年摸索着,有时候回过头来,多少都是有一些遗憾的。”

  咏梅:我的呈现是一面镜子

  在《小欢喜》中,咏梅和王砚辉饰演酷炫男孩季杨杨的“空降父母”,咏梅所扮演的“刘静”,由于性格极为温柔、理性,被观众誉为完美母亲。

  咏梅曾在《青春派》中饰演过高考生的妈妈,她认为那个形象更接近《小欢喜》中的角色童文洁和宋倩,这次饰演的角色则不那么“典型”。

  “刘静从小没有在孩子身边,错过了孩子的成长,她一直特别内疚,想尽量挽回一些过失,因此对孩子比较耐心、柔和。再加上,刘静在后期得知自己得了癌症,对生命有了重新的思考,会觉得人生不只有高考这一条路,身心健康更重要。”

  无论演绎哪一种母亲,咏梅认为演员的呈现就像一面镜子,可以让很多类似的母亲和家庭看到,他们当下习惯的方式会造成什么结果。“现实主义题材影视剧有这个义务和责任”。

  观众评价季家的戏承包了全剧的哭点,而咏梅个人最感动的一场戏,当属儿子季杨杨忽然去剃光头,说要陪母亲一起度过化疗期。咏梅感慨:“这是一个家庭亲情的维系和最好的表现。”

  在戏中,刘静和乔英子是女性“忘年交”,咏梅很喜欢这个设定。“同辈之间的沟通比较容易,能够互相理解,但这种跨越代沟的‘被接受’,真的是一种很大的肯定”。

  咏梅坦言,毕竟自己不是母亲,无法体会到现实中和亲生儿女相处的感觉。但是作为一个近50岁的成年人,她特别希望大家在处理人和人之间的关系时,无论是亲情、爱情、友情,还是职场关系,都能投以更多的理解和尊重。

Copyright © 2018 凯发k8凯发k8-凯发k8.com All Rights Reserved ICP证:                    关于我们 / 公告与新闻 / 产品服务 / 业务指引 / 会员服务 /